• 2009-05-24

    Alec Soth说

    “当我拍一个人时,我所要描绘的并不是某一个个体,而是镜头与拍摄对象所构成的空间。”

     

  • 2009-05-16

    趣味的转移

    我现在拍照 喜欢朝系列方向考虑 不是为了求全 而是喜欢提问和解答 提问的过程很短暂 而回答可以有时间性和故事性 可以充分填补想像 有个好提问不容易 能答出精彩 更难 因为难而找到了以前未有的快乐 为什么呢 以后作品回答

  • 精彩地描写不起眼的事物。

  • 2009-04-14

    2009-04-14

    k 说:
    应该向日本那些民间摄影学学,须田一政啊,仲尾浩二他们,经常做些低成本的小展览,也挺有活力的
    Z 说:
    我还在想 我们可以以手工书的方式 做纸张展览 大家都多少出点 我们再想办法拉点赞助 一期期做下去 然后一个人单本地做下去
    K说:
    可以学一下日本那样的,很多摄影师都是已发行摄影集为主,而非画廊卖作品。
    Z说:说:
    打印一本 特种纸的 50多页的 也就一百不到,长此以往 就一本本攒下来 太理想主义了
    k说:
    才做10太少了吧 哈哈

     

  • 2009-04-07

    寻常之外

    这是1416里翻译的马丁。帕尔的文章寻常之外

    当我们环游英国的时候,我敢肯定,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真正欣赏我们所见的世界。我们将其当作理所当然,因为这些事物太熟悉了。

    我们就这样闭着眼睛穿行在城市和乡村,但一旦到了国外,尤其是那些完全不一样的城市,我们的神经才会复苏,一切都是新鲜和令人兴奋的。但是我建议,我们应该用同样的方法来观看我们自己周围的景物。

    我是一个职业摄影师,我自己的主要被摄对象都是一些寻常事物,我就是想展现它们的不寻常之处。我拍过的东西是那些通常被看做乏味的事物,比如超市,英国的海滩,我试图展现它们新的和吸引人的一面。

    一般来说,大家带着相机出游,就是为了寻找那些具有异国风情的画面去拍照。
    你知道我的意思是什么:伟大的落日,漂亮的老式建筑,明信片一样的风光。我们都受到一个对照片应该展示什么的一个既定的假设和期待的影响:不寻常,不曾见过,可爱的或者美丽的。而事实上,日常生活也是不寻常的,只是我们从来没有能力透彻地去观看它们。

    我希望能够以一些例子来说明我们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寻常生活,我们应该欣赏那些存在于我们身边但是尚未引起我们注意的东西。比如稻草人,这就是一个精彩的户外艺术,却同时有着实在的用途。不过,假如你想和那些农民说他们也是雕塑家,这些人一定认为你疯了。但当你单独给这些这些稻草人拍照,就会发现最后的结果会是精彩和超现实的。

    日常生活中的物体可以归为两类:有一些外观不断改变,另外则是一成不变。前一种比如加油泵,我在1986年曾经拍过一个,现在它看起来简直像是外来事物。这种曾经在一个时期被照片拒绝的沉闷事物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张充满吸引力的照片。

    拍摄这样的照片对你来说是有益的,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旧的日常事物较之现代的物体则更具有魅力。

    你还可以关注那些永恒不变的东西,我个人而言,我喜欢踏实的邮筒,设计简单,它那鲜艳的色彩已经使之成为一种全国通行的标志。很多年以来,我一直拍摄置于各种不同的精彩背景之中的邮筒,尤其是苏格兰群岛,在这里你能看到放在遥远海滩和荒凉而美丽的十字路口的邮筒。我还在寻找那些遥远的电话亭拍照,不过,我还是觉得邮筒更有历史传统,而且它们小巧,并且视觉感强烈。

    不过,令人悲哀的是,经典的红色邮筒已经逐渐绝迹,公共邮筒现在更多是玻璃的或者是各种金属材质的。

    我希望大家都能开始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观看这个世界。多花一些时间来看看寻常之物,观看它们的设计,它们的形态,它们自己的个性。要想得长远一些,考虑到它们对于未来的意义。只要你给其足够的重视,很多东西都是有趣的,并且有着它们自己的美学。我认为带着相机走出去,用胶片来记录你周围的生活是一个很好的让你的眼睛睁大的一个训练方法。

  • 1416教室今天是介绍艺术家样本:沈玮(我觉得取名叫《青年摄影家的样本》更准确)。这样的文章其实很能让人感慨。当你在看到别人怎么做的时候,而且这样做有所成就时,你就能更多地想想“为什么”或者“为什么我不”。任姐这篇文章让我想起前些日子重都顾铮在《中国摄影》上介绍森山大道,森山最后也是这样说的:“你得不断拍,才能知道。”

    ——————————————————————————————————

    艺术家样本:沈玮》文中漂亮的句子

    “作品并非是在按下快门之后诞生的。”

    “拍一部作品或许可以形容为一个“找自己”的过程,是内容上的寻找,也是风格和表现上的寻找,这中间得绕过多少个陷阱,多少个雷区!”

    “对于艺术家来说,每一部作品都不是一个确凿的答案”

    “你得不断拍,才能知道。”

  • 篝火展目前还有一件事没做好,就是前言还没如预期邀请到R老师来写。主要是我们没经验,本来邀请她来做策展,结果一帮人先选好了作品,再让她定夺,她觉得我们的做法不合常理。

    对于我们这个理想化的展览,R老师并非没有褒奖,比如她在给我的回信中写道:“你们的照片可能有很多问题,但是你们这些人拍照,是一种现象,这是我比较看重的地方。”那么,问题是什么,现象又意味着什么,值得三思。

     

  • 2009-03-10

    抄来的语录

    照相机面对物质却审视精神

  • 她喜欢大画幅相机的细节,但更钟情于轻便相机的流畅与自然。“我想要拍摄技术性很强的纪实照片,它们拥有最好的拍摄技术,以及非凡的创造力。我会拍摄我认为人们希望看到的照片,而不是要放在盒子里或藏起来的照片,我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能够看到它们。”

  • 2009-03-01

    Ian Teh

     

     

     

     

     

     

    http://www.ianteh.com/

     China: Undercurrents

    1416的博客之前推荐过,晚上eris又推荐了我一回。中国部分的确很棒。也意识到拍摄大场面未必要大中画幅,关键还是看你怎么用手头的相机怎么去拍。同时,我那带着135去行走的愿望又随春天的临近而强烈。

  • 石头说:今年爱普生还有比赛么

    爱普生说:
    今年的比赛?4月开始,9月截稿。今年可能还会有特殊的奖项,专门对国内区
    石头说:
    去年没比么
    爱普生说:
    08年的比赛日本那边,中国得奖的不多。国内区的评选下周三在上海做
    石头说:
    今年如果作品整理得差不多了 就参加一下 好玩啊
    爱普生说:
    哈哈,我们想今年做一个特别的奖项,如果有国内的优秀作品在日本的了比较高的奖,我们就帮他在国内出一本画册,印刷找雅昌,出版社的话比较麻烦,中国摄影出版社比较危险,其他的社买个书号应该问题不大。你觉得这样的奖项有吸引力吗?或者做个展吸引力大?

  •          她的作品色彩浓艳、热烈,是对现实事物的超现实表达,如果说达利的作品是诡异的,那么奥乌卡•莱蕾的作品就应该叫做“鬼魅”。


    西班牙女摄影家奥乌卡

    乌卡·莱蕾作品

    西班牙女摄影家奥乌卡
    乌卡·莱蕾作品

        芭芭拉·阿言德,艺名奥乌卡·莱蕾(Ouka Leele),是著名的西班牙摄影家。她参与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的马德里新潮派文化运动(La Movida),这一文化潮流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民主时代的到来、以马德里为中心席卷了整个西班牙。

        生于1957年的芭芭拉,自幼年起便开始画画,一直受到大自然与普拉多博物馆大师们风格的影响。1976年她进入新兴摄影学校“摄影中心”学习,在那里她开始预见、表现出后来在八十年代西班牙艺术家所表达出的新观念。

    西班牙女摄影家奥乌卡
    乌卡·莱蕾作品

    西班牙女摄影家奥乌卡
    乌卡·莱蕾作品

        芭芭拉的创作一直游走于两个世界之间:绘画与摄影、灵魂与实体。还是艺术学生的时候,她也同时开始学习摄影、并从中发现了表达的新方式。对绘画的需求、对黑白现实的迷恋驱使着她将绘画与摄影相结合、以至渐渐形成了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借此她可以继续绘画的同时、运用摄影作为对现实再创作的工具。

    西班牙女摄影家奥乌卡
    乌卡·莱蕾作品

    西班牙女摄影家奥乌卡
    乌卡·莱蕾作品

        她的作品被其本人认为是“视觉诗歌、一种不以语言来表达的方式”,从中发展了极为个人化的艺术语言,融合了绘画与摄影两种形式。评论界将她的作品归类于手绘摄影,并命名为水彩摄影,其创作过程分为四个步骤:拍摄照片、冲洗正片、上色及保存图片。现在她独特的个人化创作出现两种面貌:肖像——她以有难度的简化风格描绘现实的不同元素、不同主题;或以感性且私密的手法贴近、演绎自然与作为生命之母的女性世界。

  • 六七年代,找演员来合作,拍摄类似电影摄影效果,或者是被称作是“摆拍的”照片,那个时候,这种想法在摄影领域完全不被接受。人们会给你指出,摄影诞生早期的那些摄影师才会做这种摆拍的照片。但是你要知道Cater Bresson摆拍了不少照片,paul Strand也摆拍照片,他们有些照片看上去似乎是生活中的真实场景,但是也是和自己的被摄对象有所合作的。所以,所谓摆拍的照片,其中包含着很多的层面。——JEFF WALL

    jeff wall:我从不拍照开始

    文章提出大照片的原因——不是为了炫技而是和西方绘画的传统有关。用灯箱的缘故——告诉我们别忽略创作中的偶然发现。拍照别简单化了,优秀的国画家和油画家一样,是闭门而且反复修改作品,复杂过程,享受过程的。

  • Ryan McGinley 1

     

    Ryan McGinley 2

     

    他拍走了我的一个梦。春天的梦。

  • 给自己出题目和解决了答案都不是快乐的事。设置障碍总需要勇气,解答了问题就意味要面对新的问题。快乐的还是两者之间,你们称之为“过程”的东西。过程不是直线的,缠绕的时候许多不必要的就汰除,留下那些别人未必为然的东西,那就是你的。你把他们从很多可能中挽救,特立,你们都因此个性鲜明。能发现那些小特别是很痛快的事情,而把那些小特别串起来能把自己都吓一跳,太爽了。
  •       今天看1416的《坚持》,不置可否。觉得说的人和做的人原来就是两类人。说的人只是看到结果,做的人默默无闻。坚持做一年又算什么?做了一年就是坚持了么?在一个街区做一年就出息了么?如果只是拍摄表面,做一年和做一天的差别在哪里呢?有时候坚持未必是做事。也需要想事啊。我倒觉得中国不缺做事的人,缺脑子。有时候坚持不是在实践上那么直白和简单。
  • 任老师: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要是拍摄人
    是不是要和拍摄对象签订合约
    如果是街拍
    人物的版权怎么算
    若出版或者展览是不是有违肖像权
    合同怎么签
     
                                           石头


    任的回答:
    这个问题是大家一直特别关心的问题,在中国谈这个事情有一个前提,我们的法制是不健全的,也就是说,也许一个案子会有着不同的判法,我想你会理解。
    我们就从最规矩的角度来谈。
    其实我们都关注肖像权,但是在街拍的过程中,你可能侵犯的是对方的隐私权而不是肖像权。如果你的照片未经对方同意在媒体里发表,注意-是媒体,那不存在侵犯肖像权,因为侵犯肖像权有三个要点:第一,对方面目清晰,第二,广泛传播,第三,以盈利为目的。所以,在媒体传播的影像一般不会有盈利的目的,不会构成肖像权,但是如果你拍到了对方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事情,他还可以告你侵犯隐私权。如果你的照片有贬损的意思,还会侵犯他的名誉权。
    如果你在做自己的艺术作品,其实也不存在侵犯肖像权。
    当然,最好是让对方欠一份合同,其实合同可以很简单,就是:我同意某某人将我的照片用于画廊展览、编辑出版、博物馆收藏。
    而在这个环节里最为重要的其实是诚实,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你要对你的被摄对象诚实,告知你的目的,其实大多数情况下有没有合同,他都不会找你麻烦的。


    (做的几个主题都牵涉到人物,我和灰子拟了份合同,他还去问学校的法学同事。我还是觉得不够清楚就EMAIL了任悦老师。呵呵。任老师的回复很快很详尽。谢谢哦。)

     

  • 2008-03-13

    PHOTOSHOP和摄影

    如果摄影为PS服务那是做设计,如果PS为摄影服务那是一工具。
  • 2008-03-11

    爱好者

    比如连续剧爱好者

    夜 

  • 2008-03-05

    灰色

    终于在一个老外拍中国的访谈中,有人说出了我的困惑。“在这里,即使我用彩色相机拍摄到了这里的一切,但仍可以感到城市被灰色所覆盖,几乎让人感觉是一组黑白照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用真实探索未来——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 访谈

  • 2008-01-27

    不自觉的对策

    毫无疑问我不是个很自觉的人,不自觉带来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坚持。尤其我的爱好广泛,好象在前面的三十一年做过很多事情,但是没有多少坚持到现在。摄影的时间到今年可以算第四年,要继续做下去就得自觉履行每一次计划。之前所做的计划中“心理系列”因为经费申请未果而流产,这个只要钱一到就可以操作起来。宠物系列因为人不到位,也没有开始。等等。我好象在找理由。是的。不自觉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爱找理由,推委责任。

    我没用。

    新的一年也会有些计划。夜班、小大人、和一个人物的拍摄,现在决定的人是《蠕虫》和《料》。一男一女。要做本书。这次照片少选,但一定要做的精美,做个几本,朋友也可以看看。上面的计划完成一件都是成功。

    对付不自觉的人,必须要有群众的舆论。请大家监督。特立字为证。

  • 2008-01-02

    风格所困

    刚才我在豆瓣的彩色胶片及当代摄影的小组里,看到大家讨论最喜欢的国内摄影师。K1973说的那句有点意思:“大多数人还在被‘风格’所困惑.......”。“风格”一词,被他引号,显然他早就在意这点。不知道他有没有为此摇摆过。反正我被这个词语吹得东道西歪。看得照片越多,涉及的理论越广,有段时间越不明白要什么。在写真馆里的照片,有一张发一张自然不成体系,拿波杂志里的也这样混乱就显示出了问题,BIG NOSE一书里或许相对风格整齐,但是那是我追求的么?我视其为过程,所以那本书的照片我没有公开过多少。怎么敢提“风格”?选择是痛苦的,但好在还能选择,不是么?阿城推荐读书要素读,就是排空了一切放心去读,事后再总结,这样读书的乐趣在了,获得书中的东西也纯些。摄影的风格所困者也得“素拍”,我们还在路上,还没必要站住了,讲述旅行的意义。老K明白所困,说明他的清醒,他近期的4X5,看得出挣扎和无奈——挣扎是他在寻找改变,无奈是许多因为环境、对象和境遇的局限,他一时还变不了,或许他也该穿越东北或者中国。
  • 2008-01-02

     Stephen Shore说


       1、风格也是一个人性情的体现。
      
      2、现实是作为一个平面的影象反映在相纸上,我要创作的影象是,看上去是平面的,同时又是三维的幻觉。
      
      3、摄影本身是分析性的。
      
      4、你是从纷繁复杂的世界入手,你一旦取景,便对你所看到的世界进行组织,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使得它更加简洁。
      
      5、我在拍摄中所感兴趣的一件事情是,如何在一种高度强化的意识境界中传达世界的形象。我自认为最能做到这一点的是通过最普通的场景来传达。
      
      6、而台灯更难拍,因为台灯是如此平凡,以至于你必须特别注意周围的世界才能注意到它。
      
      7、我认为,一个好的摄影家是两方面的结合体:一方面是具备有趣的感受,另一方面是理解这个世界如何能通过相机转变成照片。
      
      8、作为摄影家,我所要拍摄的是表象,但事物的表象是各种深层力量的迹象。
      
      (选自《中国摄影》2008年第一期《表象是通往真相的桥梁》一文)
  •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387586/

    Stephen Shore被认为是早期彩色摄影中最重早的人物之一。在他1982出版的那本《不寻常之地》中把看似平淡的日常生活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比如在高速公路 上的广告牌,汽车教堂的礼拜并使它们更具内涵。他的作品鼓舞了无数摄影师并给当代艺术摄影带来了深远的影响。现今Stephen Shore以艺术家和教师的身份执着地追寻着他的影像。自1982年以来他一直担任巴德学院的摄影指导。美国摄影撰稿人Jörg Colberg近期对Shore做了一次关于“数字革命”如何正在改变我们的摄影世界的访问。 

  • 2007-12-16

    气氛和交流

          “我并不擅长抓拍,因此所有照片都是在被人们信任的情况下拍摄的。我也很喜欢在亲密而信任的气氛下工作”,这是玛格南06年入会的摄影师 Jim Goldberg说的。无目的的扫街,无比快乐,我就喜欢用这样的方法泄愤,好在我的性格不是那么急噪,不然有多少钱也烧胶片了。但是往往这样拍摄的结果不会很满意,可能我还不够敏锐也不如别人聪明吧?比如我前几天拍摄的和尚,他要是不笑该多好,他僧衣里的腿没有往左就好了——事实上那天我只是在一片废墟里偶遇她,我和他招呼了一下,他就对我合十,我忙按下快门,他让我拍完拔腿就走了。我为什么“忙”按下快门呢?若我用一分钟和他说话,我是不是拍下的就是一张有我气场,更有“亲密而信任的气氛”呢?相机不会撒谎。我在陈宏的暗房里放完照片,他也说我,你有点着急了。拍摄气氛和交流的关系,交流在摄影中的重要性,寻找属于自己气氛的良好习惯,都是值得想一下,也值得学一下。这与别人无关,于长远考虑的摄影师似乎是重要的。昨天还看了新一期的《艺术与设计》,摄影师EOLO PERFIDO和我一样也是28岁第一次拿起相机,他的练习方式和从众多照片里寻找自己风格的习惯,都可为我参考。

     

     

  • 2007-12-10

    名单出来

    http://www.epson.jp/contest/news/07/071119.html

    EPSON今年的CIC评选原来在日本的官网上已有公布,特别奖空缺。我得的是特别奖,另外一个得奖中国人叫YAN YIBO。

    我发现入选者中有不少熟悉的面孔,居然有STAN!他的作品是我很喜欢的《重固金风》,另外还有SAMQ的《上海笔记》、鸟头的《2006新村》也是入选奖。

     

  •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拍摄者的眼睛如果正对着摄影师,照片出来就是肖像照,若是他或她或者它,把眼睛望着另外一个方向,画面上虽然还是同样一个人,内容上却有了很大的变化,好象有了画外之意,留给拍摄者更多的遐想。

    这点是在看《碰巧的杰作》书中提示的。

  • 2007-10-28

    不合群

          车祸后表妹来看我,顺便问我要张照片,帮我去相亲。我眉心还缝着线,只能找老照片。近期自拍的照片,不是刷牙、光膀子、鬼脸、就是斗鸡眼、吹泡泡,即使站着也是歪歪扭扭。基本不符合相亲照的要求。再翻出6年前的相册,我居然那么清瘦,很装B的站在树阴下,奶油小生,偶像派。我妹妹很喜欢那照片。说适合传播。我火不打一处来,第一反映我妹怎么那么俗气,大嚷道:这哪里是现在的我。我妹妹反诘:那是谁,不是你么?我上去把其中一张照片撕个粉碎,直接扔到卫生间。我说:要是哪个姑娘喜欢这样的照片,就别相了,相个屁!我表妹说:不认识你,人家才不在乎你事实上什么模样,谁不是第一眼看照片的。我不理解:要是看上,那人也太俗了。我妹说:我就是俗人,我就喜欢这样的照片,你相亲啊,为什么坚持真实。我冷笑道:要是有姑娘给我市面上的写真照我才不要见,太他妈虚伪了!我态度不好,却也失望。我妹说不出话,呆了片刻,找个借口回家了。这是不是属于摄影的事呢?6年前的照片里我美孜孜的,我保存得那么好,估计也是因为确认了当时的审美观,那时我还不爱摄影,很大众,怎么现在远了,什么时候远的,远的有道理么?我不给答案,我还给不了。
  • 很久没读《新周刊》了,但这次我是一口气读完了它,因为他这次半年筹备的专题《China,Wow!29个外国摄影师的视觉中国》吸引了我。本在看完29位摄影师的访谈和作品后,我就有话要说,正好专题最后一篇文章《20位中国摄影师看外国摄影师》前,杂志社列对中国摄影师提出了6个问题,我没看下面20位摄影师、摄影评论者的回答,径直作了自己的回答。下面,先把题目列一下,喜欢摄影的朋友也可以在我回答前列下见解:

    1、你最喜爱哪个外国摄影师的作品?为什么?2、你看过外国摄影师拍的中国作品吗?你觉得它们客观么?3、你与外国摄影师的联系多么?你觉得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如何?4、你是否模仿外国摄影师的作品或看过中国摄影师模仿外国摄影师的作品?你觉得这是一个必经阶段么?5、你觉得中国摄影师与外国摄影师水平相比如何?6 、你觉得中国摄影师要走向世界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我的回复:

    1、以前我相对喜欢森 山大道、荒木之类的东西,现在更喜欢ALEC SOTH之类大中画幅的人文摄影师。以前认为了解城市尤其是城市中的人,摄影师必须介入,甚至干预,由此证明“我”的存在。现在多会考虑以陌生的角度重新 打量貌似熟悉的城市,记录城市某个年代的状况,反映“我”的体验。2、我非常关注国外摄影师拍摄中国的作品,引发我兴趣的恰恰是他们主观的拍摄方式,看 起来被陌生化的——我们熟悉的中国,或许预示了未来。3、我摄影的时间不长,05年开始,06年才通过BLOG和展览接触了一些国内的青年摄影师,现通过 BLOG和Flickr看到更多外国摄影师的作品。我加油学英语,为了能多看些国外的摄影资讯,当然我更想和国外摄影师交流。他们没来过的对中国大多充满好 奇,就如我——这样没出过国门的——对他们的国家充满了想象。来过的都喜欢,除了对中国糟糕的环保意见比较大。4、我模仿过,发现很多人都模仿过或者模仿着。这是绕不开的。你可能很有视 觉的天赋,但摄影还是个技术活,一到技术层面就要去找资料,一看资料就容易找到符合你气质的摄影作品,在拍摄时间上难免影响你,这是绕不开的阶段。5、中 国摄影师水平在提高,尤其年轻摄影师,但中国摄影界还是老先生们占话语权,等他们提高了,我们就成为下一代不齿的老先生。有必要加快更新速度。国外摄影师 知名的都不错,不然消息传播那么落后的中国怎能知道他们?6、没必要忙着走向世界,我们已经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摄影师得专业化:最好在技术提高的基础 上,意识也提高了,还得多关注传统的文化,把时间更多得留给摄影这件事。

     

  • 你用的是什么胶卷(也会问对方作品是底扫还是照片放印后扫描)

    你的相机带测光么(顺带也问了什么相机,很敬佩熟练使用测光表的人,我自己基本不用)

    你这个系列还有么(其实想问他最近在拍什么,这个问题尤其会发生在认识摄影师的前提下)

    最近还会问

    你用脚架么(正考虑买)

    你准备出书还是做展(这个问题的背后潜台词:你的作品有长期计划么)

     

    估计每次表达的不是很好,回答我的摄影师都心不在焉,可他们不知道这对我积累经验多么有帮助。过来人请搭把手。

  • 2007-09-29

    投机分子

    准备走几个公园,树阴下,这样就不怕阳光猛烈。还可以发现有意思的人。这样的拍摄节奏也适合我这样懒散的人。公园绿色也适合FUJI胶卷的表现。当然这组拍摄都会在一个季节的一个时段,这样心情和光都容易融合。

    前些日子遇到从平遥回来的灰子。他上次英国旅行拍回的作品,很多人喜欢,他自己也很满意。第一次出国的兴奋,随英国女朋友回家的安全,以及当地亲属的陪伴,给他创作作品带来若干方面。他的例子,还有之前上海的STAN拍摄的回湖南追溯出生地之行的作品,还有MEMO在上海的建筑(有意思的是他对上海的感觉还是外乡的,而且拒绝进入,无论是语言还是饮食),看来未必是要积累作品才能做一个完整的系列。另外一种的积累是在前期的准备和练习,到了一个特定的环境——契合自己表现方式的氛围,或许你就能拍出有意思的作品。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拍摄方式。再仔细想想,许多大师也不是这样操作的么?罗泊特佛兰克的《美国人》、森山大道近几年欧洲的旅行照片、 ALEC SOTH的密西西比河等照,无一不是“投机”的作品。